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资讯 >

建桥破坏生态 拆桥也破坏生态?

时间:2020-07-31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  点击: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绿发会)诉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非法建桥破坏石羊河国家湿地公园环境公益诉讼案1月19日由甘肃矿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甘肃矿区法院)正式立案受理。
 
  日前,这一事件又有了最新进展:这座桥最近被企业拆除了。
 
  记者第一时间与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永取得联系。刘永证实了这一点:“我们已经根据民勤县政府的要求近期内彻底拆除了大桥。”
 
  随后,记者联系当地村民也印证了违建大桥已经在6月中旬左右被彻底拆除。村民表示,这座桥确实给群众带来了方便,现在竟然拆除了让人觉得非常诧异。
 
  实际上,类似的事情并非个案——建设工程当被发现不合法合规、政策或手续不全、环境影响等种种问题后,建成之后却又被要求全部拆掉。一个违建工程建设可能对生态环境带来影响,拆除工程同样也可能带来影响。
 
  那么,对于这座已经建成的沙漠水库桥,拆除是消除违法建桥对生态环境重大风险的最有效措施吗?消除违法建桥对生态环境产生的重大风险,应该采取哪些有效措施?采取何种措施来消除影响,到底应该谁说了算?
 
  关注一
 
  能否自行在石羊河国家湿地公园内施工修建运输大桥?
 
  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马勇介绍说,2019年11月,中国绿发会接到志愿者反映,在甘肃省武威市民勤县红崖山水库上游,石羊河流域河道进入水库交汇处下游,位于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东侧约1.8公里处,已建成并投入使用一座长约260米的大桥。
 
  据了解,这座260米长的桥是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建设的,作为该企业生产运输专用线。中国绿发会向民勤县政府政务公开中心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收到武威市生态环境局民勤分局回复称“该项目未履行环境影响评价及报批手续”。
 
  一家主要从事制造业、化工原料的开采、生产及销售以及对外投资的企业为便于项目生产原料及产品运输,能否在红崖山水库南侧新建红崖山水库大桥工程?
 
  记者拿到的一份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西北分院出具的《关于民勤县荣达矿业红崖山水库大桥设计方案说明的函》显示,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声明是由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西北分院承担的勘察设计,但实际是“但后续合同中我方做了勘察、测量和提交了测量图,因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不履行后续合同中支付工程预付款的约定义务,我方未向其提供设计文件和施工图纸。”
 
  这就意味着,该桥在没有取得政府部门审批,特别是没有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没有水土保持方案审批、没有施工许可证等的情况下,直接依据其他大桥工程施工图设计文件,由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在石羊河国家湿地公园内自行施工修建了这座桥梁。
 
  关注二
 
  违建对区域生态造成影响,能否一拆了之?
 
  一座桥会对环境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该桥下游即是被誉为“亚洲最大沙漠水库”的红崖山水库,具有极其重要的生态功能,是民勤县唯一的水利调蓄工程,浇灌着全县六十多万亩耕地。同时,水库周边有国家Ⅰ级保护动物白尾海雕、中华秋沙鸭,国家Ⅱ级保护动物大天鹅、白琵鹭、灰鹤等鸟类栖息。
 
  马勇介绍说,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在未办理环境影响评价的情况下,违法建桥作为其生产运输专用通道。大桥的建成及运营会对周边栖息的候鸟产生惊扰等不利影响,导致此处候鸟栖息地的破坏。
 
  建桥过程中对河道进行采挖会对河床堤岸、桥台护坡造成破坏,因该区域植被覆盖率普遍较低,下垫面水文物理条件较差,极易导致水土流失。同时建桥压缩原河床断面,可能对红崖山防洪、行洪造成严重影响。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利用大桥运输过程中涉及电石等化工原料产品,可能产生遗撒、泄漏,或一旦发生事故,将对红崖山水库水体造成重大污染。
 
  中国绿发会提出了以下讼诉请求:“判令被告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消除违法建桥对生态环境的重大风险;判令被告立即采取措施,修复因其违法建桥造成的生态破坏或承担修复费用……”
 
  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违法建桥问题在被中国绿发会起诉后得到了高度关注。记者拿到的一份民勤县人民政府会议纪要显示:会议议定“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2013年修建的红崖山水库大桥,因未办理环评手续及不符合防洪相关规范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等法律法规和县政府2020年5月16日有关民勤县荣达矿业有限公司红崖山水库大桥存在问题整改的《县长办公会议纪要》,需要进行拆除。”
 
  中国绿发会在起诉了这家建桥的民营企业后,政府责令企业拆除这座桥。
 
  获悉企业正在拆除桥梁,中国绿发会立刻向法院提出建议,立即停止拆除桥梁的行为。
 
  那么大家就不懂了——你们说这座桥破坏生态环境,拆了不就好了吗?
 
  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表示,这座桥拆不拆,要重新评估;如何拆,同样需要重新评估。
 
  在周晋峰看来,在没有相应的环境评价的情况下,违规在生态环境敏感区域建设桥梁这样的做法毫无疑问是错误的。但是,要想通过拆除来改正和弥补这个错误的时候,和我们制造错误的时候一样,要认真地去评估,要认真地做生物多样性的调查、评估、监测、补偿和适应,不要让拆除工程带来对生态环境的二次破坏。
 
  违建桥梁就在“要不要拆”的争论中被彻底拆除了。但是,违法建桥已经造成的生态破坏和生态环境功能损害不会因为这座桥的消失而消失。
 
  记者采访的一位生态专家表示,桥是否要拆除,应该请专业机构做出科学评估后,再根据评估结果来做出拆与不拆的决定。因为这座桥已经建成一段时间了,它已经形成了新的自然地貌和栖息地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拆桥对于新的生态环境是一个怎么样的影响?虽然可能多数是良性的,但评估同样是要做的。
 
政讯通•环保舆情监测中心 政讯通•环保法制宣传中心 政讯通•环保资讯发布中心 政讯通•环境保护事业发展中心